小 满
横山路边榴花红
军用水壶
3上一篇 2022年5月14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军用水壶

■ 辽宁铁岭 王连军
 

1976年5月,我在部队军训期间,到河北平山县野营拉练,夜宿老乡家,早上吃完饭回来,发现我们班的水壶都盛满了开水。看着房东大婶,我们那个感动啊!我们出发时,全班列队,齐刷刷地向大婶敬礼,那只敬礼的手,久久没有放下。平山县人民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,就有着拥军的光荣传统,他们把子弟兵当作自己的孩子,关怀备至。我们学校的王副校长在抗日战争时期就在这一带打游击,他说,这里的百姓胜似亲人。是的,这一壶装的不仅仅是开水,它装的是老区人民沉甸甸的爱呀!

军人在战场上最离不开三样东西,这就是性能卓越的钢枪、充足的弹药和装满水的军用水壶。枪弹能有效地杀伤敌人,水壶能提供生命之水,使军人始终保持旺盛的战斗力。作为一名原铁道兵的汽车兵,每当我回忆驾驶“大解放”,奔驰在祖国大地上的时候,身边就离不开我那心爱的水壶。

那是1978年春节前,我奉命从科尔沁右翼中旗的驻地单车去通辽,全程400多公里。那时还没有像样的公路,很长时间都是在草原上行驶。可能临近春节,人们都在家猫冬,在草原深处,看不到一台汽车,我开着汽车就像茫茫大海里的一叶小舟,孤独地向通辽行进。行驶一百多公里时,我陷在公路低洼处的积雪里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在雪地垫上我心爱的皮大衣,才把车开出来。

此时,我又渴又饿,立即抱着我的水壶咕咚咕咚喝了起来,风卷残云似地吃掉了一包早上买的黑饼干。吃饱了,喝足了,继续前进。又跑了100多公里,我拿起水壶还想喝水,坏了,水壶的水不多了!我开始在公路两侧寻找村庄,又行驶了一个小时,哪有村落的影子啊!这时,天渐渐暗了下来,由于吃的是饼干,口渴难忍,怎么办?我的目光又回到水壶身上,有办法了,化雪!

我把水壶装满雪,固定在发动机进排气管上,用排气管的高热给水壶加温,等雪化了再往水壶里加雪,20分钟,我成功了,得到了大半壶水。我手捧着热乎乎的水壶,吸吮着它为我加工的救命水,顿时解除了疲惫,趁着月色,我顺利走出了没有人烟的草原。

在写这文章时,我把珍藏的水壶放在我的眼前,看着它略显斑驳的外表,那缺失的油漆哪里去了呢?一定遗留在了青藏铁路的路基上,留在了科尔沁大草原公路旁。再看那条背带,经过50年时光的磨砺,已经变成了淡淡的土黄色了。我不由得把水壶捧在手上,默默地和它说,水壶啊,你跟随我风风雨雨几十年,走遍了祖国的山山水水,亲历了襄渝铁路、京通铁路、青藏铁路的建设,你为我提供了昆仑山的玉液,为我准备了大草原的甘泉,你使我永远保持着昂扬的斗志,完成了祖国交给我的各项任务,你就是我真正的战友!

水壶啊,我们老了吗?不!我们不老!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。如果祖国再次召唤我,我将再次和你一起出征,为祖国赢得更大的胜利。

 
3上一篇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