音乐
江月年年
身边的榜样,前行的力量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21年9月14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江月年年

■ 广东揭阳 江育彬
 

晚饭后,习惯到江边散步。

江边修有一条围有石栏杆的石板路,绵延十几公里。往东走,要经过一个渡口。渡口是连接沿江路的一道斜坡,斜斜伸入水中。渡轮靠岸,缓缓放下跳板,过渡的人,下的下,上的上,擦身而过。渡轮的发动机发出突突突的声响,像是在提醒,这是回家的信号。

站在黄昏的渡口,望向西边的夕阳,晚风徐徐吹来,江面倒映着晚霞,看出几分诗意来:一道残阳铺水中,半江瑟瑟半江红。如果是月初,还可以看到淡淡的一弯初月。这个时候,便可以接上下半句:可怜九月初三夜,露似真珠月似弓。

渡口,迎来送往的人生驿站。有时候走到渡口,心念一动,忽有故人心上过。

入秋之后,天空展现出盛大而辽阔的一面,云天高远,雨水丰沛。最美的时候,是在江边欣赏西天的火烧云,天上云彩绚烂,水面摇曳生姿。

这个时候,往西走,跟随着天色的变幻。人的心会跟天上的云霞不问来由地呼应,热烈、淡化,直至平静。慢慢的,暮色如染墨般涌上来。天空上演的一幕幕,从华丽上演到黯淡谢幕,不过半个钟头,起落之间,犹如人生。

月亮升起,那个喜欢在月明之夜吹笛子的人,在亲水平台的角落吹起了笛子。长沟流月去无声。杏花疏影里,吹笛到天明,又是一番意境。

小城镇的人,低头不见抬头见。江边散步,经常遇到熟人,有点头之交,也有旧相识。擦肩而过时,多是点点头,打声招呼。偶尔碰到老同学老朋友,驻足寒暄,不咸不淡的几句话后,各自转身。

有时会产生出一种深深的遗憾,遥想当年青春岁月,也曾秉烛夜谈过,推心置腹过,谁料如今,恍若路人。从前的沿江路还不是这般石板铺路,很多茶座就摆在这江边的草地泥地之上。中学时候以及后面相当长的一段时间,茶座收费相当便宜,都是五块钱一壶茶,有的茶座还设有卡拉OK,每首歌两块钱,最适合我们穷学生不过了。

很多时候,朋友们的聚会都选在这沿江路的茶座。茶水不贵,小吃也实惠,一碟烤鱿鱼丝、一份反沙番薯、一盘炒石螺,基本都是十块钱。吃吃喝喝,嘻嘻哈哈,有一搭没一搭地瞎聊,放松又散漫,现在想起,却是友情最好的形态。

记得高考后,聚会特别多,同窗之情格外高涨。榕江之滨,明月之下,各奔前程,来日方长。上大学之后,假期回家,大家小聚,大多也相聚于江边茶座。野旷天低树,江清月近人,感情未冷之际,大家仍是熟稔。

未必是人走茶凉,但终究是渐行渐远。慢慢的,大家有各自的忙碌,有自己的家庭,那些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青春同路人,到底还是如浮云般散去。

一个人走在沿江路,其实也是一种自在,慢慢地走,慢慢地想,有些事情慢慢地也就想通了。人生不过如此,在快乐的日子有知音相伴,在寂寞的日子独善其身,都是一种过程。为什么非要纠结那么多结果呢,很多人与事本来就应该顺其自然,留一段快乐的回忆在心里,也是美好的。

江天一色无纤尘,皎皎空中孤月轮。江畔何人初见月?江月何年初照人?

有一种情绪不自觉自内心深处升腾起来,那些曾经月下品茶的人,那些曾经安静诉说的人,如今又是怎样的光景?

时间变迁,人事更迭,说得最好的,还是古诗。昔我往矣,杨柳依依。今我来思,雨雪菲菲。从前是杨树柳树,依依相伴,如今是独看雨雪,旧情绵绵。有时候偶遇带着妻儿散步的老同学,不由想起:昔别君未婚,儿女忽成行。还有《古诗十九首》里:思君令人老,岁月忽已晚。有的人萦绕脑海,随着时间推移,心力枯竭,再回首,已是两鬓染霜,有一种深刻的遗憾蕴藏其中。

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望相似。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