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年磨豆腐
我家的“特色”年俗
借肉过年
一样的年不一样的味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20年1月23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借肉过年

□ 蒋光平
 

那年,是我们家最困难的一年,先是奶奶生病卧床不起,后来父亲在一次生意中,把家里积攒几年的辛苦钱亏得血本无归,结果被债主追得四处躲债。眼看年关要到了,其他人家都纷纷杀年猪,置办年货,家家户户喜气洋洋,而唯独我们家什么都没置办,在整个村子里显得特别冷清。

过年那天,我早早地起了床,穿好衣服就往厨房跑,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好吃的。那时,小孩子一年中最大的愿望就是盼望着早早过年,因为过年可以有好东西吃,有好衣服穿,还可以有自己的压岁钱。那天,我把厨房的上上下下翻了个遍,结果发现除了几块豆腐和一些大白菜外,一点荤腥都没有。带着无限的失望,我极度沮丧地离开了厨房。母亲好像看出了我的心事,轻轻地走过来对我说:“娃儿乖,妈妈知道你想吃肉,但今年我们家还欠别人一屁股的债没还,哪里还有钱买肉过年哦,等以后把债还清了,妈妈让你一次把肉吃个够!”

我知道家里的艰难,为了还债和给瘫痪的奶奶治病,爸爸过年那天还在帮别人守工地。听了妈妈的话,我懂事地点了点头。临近中午时分,正在院子里玩耍的我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肉香味。循香望去,原来是隔壁的何二正在啃着一块又香又脆的大骨头。何二是我的邻居,和我同岁,并且和我在同一个班读书。我平时的成绩总是第一名,而何二却老是在考试中吃“鸭蛋”,为此没少挨他父亲的揍。

何二的父亲是个杀猪匠,所以他们家一年四季都不缺肉吃。我知道,其实何二的那块骨头是啃给我看的,因为他知道我们家的情况,知道今天过年,而我们家却买不起肉。所以,他要趁这个机会,好好地用他手里的那块骨头“报复”我。于是,何二故意把那块骨头啃得很响,边吃还边用那张满口流油的嘴巴不停地说着“好吃好吃”。看着何二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,我终于忍不住吞了几次口水,我承认,我确实被何二那块威力无比的骨头给打败了。回到家,母亲正在做饭,我一个人跑到房间里,禁不住委屈地哭了起来,我哭为什么何二家就有钱,为什么何二的成绩没有我的好却在过年的时候有肉吃,听到我的哭声,母亲在厨房里也禁不住流下泪来。正在此时,父亲从工地上回来了,看到我们母子泪流满面的样子,父亲深深地叹了口气走出了家门,半个小时后,父亲回来了,同时手里还提着一块足足有5斤重的“五花肉”。父亲说:“今天过年,再穷也不能穷了孩子,我到张二哥那里借了块肉,今年过年我们有肉吃了”。

那年,靠着父亲借来的5斤肉,我们一家度过了一个难忘的大年三十。现在过年,大鱼大肉早已不是什么奢侈的食品了,年的味道也越来越淡,但那年借肉过年的场景却永远让我无法忘怀。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