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如“游丝” 
关于猪肉的那些事儿 
英雄没有完美
下一篇4 2019年10月10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爱如“游丝” 

□张建春
 

几乎每个早晨,在公交车上我都能碰到他们,奶孙俩,一老一少,大多坐在公交车的最后一排,奶奶领着孙子读书,大声的读,读书声在车厢里左右冲撞。

奶奶的读书声是土气的,跟上来的孩子也是,土掉渣的方言,让人忍俊不禁,又生出一些温暖和厌倦。

“春天来了,小草绿了,花儿开了。”奶奶一句,孙子一句。车厢里似乎这是唯一的声音。

实际上奶孙俩的读书声,不是应景的,往往冬天读春天的篇章,夏天读冬季的章节。

有乘客提示,小点声音哦。奶奶降下音调,孙子却是依旧。

时间久了,我对奶孙俩有所了解,奶奶今年七十挂零了,孙子十岁不到。七十岁的奶奶健朗,快十岁的孙子有多动症和轻微的智障。

奶奶是个快语人,打开话匣子,一切就都敞开了。孙子出生时脑缺氧,长大时多动、智障,走了不少地方,看了许多医生,终没多少好转,儿子媳妇放弃了,打着背包,外出打工,又生了二宝,算是彻底不管了。

奶奶不放弃,五六年的努力,孙子的状况好多了,读书写字,跟得上。也是的,在车上,如若不仔细观察,这孩子和正常人没甚两样。

据我所知,多动症算得上是医学上的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,脑细胞受损,一般是不可逆的。

我注意看奶奶的目光,奶奶的目光一时一刻也不曾离开孙子,之中漾动的是深不及底的爱。

奶奶偶尔说孙子的故事。孙子上幼儿园时,发生了件事,中午吃饭时,把一碗汤泼向了老师的花裙子。事后才知,老师盛了一碗饭,孙子没有吃饱,拒绝喝汤。

就是从这次,奶奶开始天天陪着孙子,一方面守护,另一方面也时时刻刻做着矫正的事。多动的孩子,谁也搞不清楚下一刻会发生什么。

孙子今年上小学四年级,风雨无阻的陪伴,屈指一数已六个年头了。

边上有人问,还准备陪多少年呀?奶奶朗声的笑,十年总是可以的,那时,孙子二十岁了,成人了,工作了,找上女朋友了……奶奶似是自言自语,憧憬的语气,缓缓地在车厢里流动。

奶奶喜欢说话,天天说上几句,车程不长,我还是能拼凑个大概。文化浅,按她的说法,读过两年书,跟着孙子上学,竟也识了很多字,孙子的书能领着读,就是乡音重,土得改不过来。数学也行,加减乘除能对付。

也不是每天都能听到奶孙俩读书声的。有一个雨天早晨,奶孙俩窝在公交车后排,少有地沉默着。奶奶生病了,书声哑了。整个车厢静得落根针也能听到声音。知情的乘客问候,可又有谁能代替奶奶的角色呢?陪伴孙子,是奶奶最重要的活计。目送老人蹒跚地下车,一车人都看到了,人行道上,奶奶把孙子的手拉得紧紧的。好在第二天,我又听到“秋天来了,稻子熟了,棉花白了,要收获了!”的朗读声,在车厢滚动,滞涩却有抒情的意味。

公交车上是个小社会,在这小社会里的乘客各有表现,奶孙俩倒让不大的车厢充满了温情。

不知何时我对这奶孙俩有了牵挂,如若一个早晨没听到一老一少土得掉渣的读书声,心一定空落落的,一定忙着打听。打听有效,一定有人回答,昨天早晨,还读“下吧,下吧,我要种瓜种豆”呢。实际上关心奶孙俩的何止是我一人?

我和老人攀谈过,她说,日子能过,且过得很好,她求远舍近,把孙子送到较远的地方上学,这学校的特殊教育力量棒,孙子能学到东西,九年一贯制呢,老师也好。我说,这苦了您,一天天的陪。老人说,不苦,不苦,孙子哦!

亲情,爱。爱,亲情。剪不断的游丝,弱弱的又是强强的。

让奶奶高兴的是孙子在车上主动给人让坐了,奶奶表扬,我们也跟上称赞。孙子很是兴奋,好动的劲又出现了,他车前跑到车后,手舞足蹈。奶奶发话:来,坐我腿上。孙子听话,乖乖倚在奶奶的身边,脸贴着奶奶的脸颊,喃喃的也不知说些什么。

有乘客不了解情况,说,这孩子懂事,长大有出息,一表人才。奶奶反而打断人的恭维:不要不要哦,能自己挣碗饭吃就行。

自己挣一碗饭吃,估计是奶奶为孙子设定的目标。老人为此一再努力。

 
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