蝶之外
暑假“淘”事
秤杆上的人心
大姑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19年7月12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暑假“淘”事

□ 黄山 崔志强
 

想想我的童年暑假最“淘”事,至今令我心惊不已。

那是暑假的一个下午,阳光正好,我照例和伙伴在水里游泳、嬉戏,突然一个伙伴说我们捉鱼。我们说怎么捉。围鱼呀。我们都知道围鱼就是在浅滩处用石头垒起一个长形或方形的围堰,然后留一个豁口供鱼进出,等差不多了就瓮中捉鳖。我们好久都没尝过那个玩意儿了,都兴奋不已,立马行动起来。

选择一个水流比较湍急的浅水处,因为鱼喜溯流而上。于是大家分头行动,捡石头的捡石头,垒的垒,不一会儿围堰就成形。但一看,围堰比较小,有人就提议,说我们今天搞个大的,让大家都有鱼吃。于是又是一番忙碌。剩下的就是静等,我们一下静默,席地坐在一旁看着鱼逡巡,看着鱼进去又迅疾撤身,看着鱼渐渐胆子大起来,开始三三两两、成群结队涌入围堰,我们那份欣喜啊真是溢于言表,窃窃私语交头接耳,朝围堰指指点点。突然领头的一个手势,我们立马悄声奔袭至围堰旁,迅疾筑拢豁口,等鱼彻悟已晚了,它们在围堰中徒奔突,如溃败的逃兵,我们哈哈大笑不已。

但离收获还远,因为还要将围堰中的水处理完,否则水里的鱼就是隐形的精灵,你捕捉不到的。我们开始俯身用手往外泼水,哗啦哗啦,阵势和声响很大,但效果不明显,因为水并没有浅多少,反而看着丝毫没有变化,因为围堰不断有水渗进来,我们有点气馁,这么大围堰这么多水何时处理完。不知谁嘀咕了一句,要有桶和盆多好。我立马附和,我家里有。因为我家临河,很近,而其他伙伴家都离得远远的。立马我跑回家抱来桶盆,甚至大汤碗都抱来了。立刻速度加快了,效果很明显,如抽水机抽水似的,围堰中的水面突突往下降,鱼开始感到大难临头,白花花的身子开始在围堰中如雪花翻涌,我们笑而俯身纳之。那种盆满钵满的收获让我们忘记了一切,大家都分到了鱼,我最多,因为我功劳最大,提供了捕鱼工具。

等我回家静下心来,我才感大事不妙,因为拎出去泼水的桶盆都改了姿首,不再是曾经的容颜,磕磕碰碰间豁缺掉瓷断柄难免,可我怎么交差呢?一会父母就要回来了,看到这些“成果”还不大发雷霆?我害怕极了,绞尽脑汁想着计策。一会,我偷偷跑了出去,敞开着门,让鸡们猪们自由进出屋门。

很晚我才回来,拎着围堰中的鱼,装着在外面捕鱼回来。父母喝着鸡赶着猪,我认为我大功告成了。谁知妹妹的一句话泄露了天机,哥哥今天把这些盆子桶借出去搞鱼去了。我唯一忘记的是没有做好妹妹的功课,她是知情人啊。我只能等着挨剋,但等了一会,想象中的暴风雨并没有来临,只是母亲说了一句话,桶盆塑料的可以舀水,瓷盆怎么可以呢?没有了下文,我度过了惴惴不安的一晚。

第二日我的警报解除了,但我一想起还是心有余悸,不堪回首。不过以后我也再没有用瓷器泼水,我深深地记住了母亲的话。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