蝶之外
暑假“淘”事
秤杆上的人心
大姑
下一篇4 2019年7月12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蝶之外

□ 肥西 张建春
 

不喜欢蝴蝶。原因是有的,主要是蛾蝶不分。在农村长大,没什么见识,小时对我而言,蝶就是蛾,蛾就是蝶,蛾和蝶一律称之为鬼蛾。鬼是个怕人的东西,沾上边总不好。

亲历过一件事,让我恨得牙痒痒。村子里的小翠,扑蝶,按现在所知的,这蝶为粉蝶,翅膀以粉色打底,卧着彩色的斑点。蝶飞,小翠追,蝶向水边去,小翠也去。小翠跌进了水中,再也没有上岸。村里人惊呼,小翠被鬼蛾勾了去,鬼字念得重重的。有些天,见了蝶或蛾就打,向死里打,似乎非如此不能解心头之恨。小翠长得漂亮,有人形容,她如一只花蝴蝶,我睁大眼睛,吐了口唾沫,死也不认。

我所知的蝴或蛾都是虫子演变来的,这些虫没有一条不吃庄稼,和我们争口中的粮食。小翠的前身,怎么会是条白生生、青嘟嘟的虫子?后来我分清了蝶和蛾,蝶在停歇时翅膀竖在脊梁上,而蛾是平放着的。分清了又怎么样?蝶和蛾在我的心目中都是坏东西。我承认蝶的美丽,不过,光有华丽的外衣就美丽吗?飞舞于花丛,混同为花,也仅是伪装。

飞蛾扑灯又怎样,它绝非奔向光明,而是要制造黑暗。蛾喜欢黑暗,把黑暗当作日子过。蛾和蝶都有鬼性,统称为鬼蛾,不为过。害虫不是蛾与蝶的前世,截然是它们的今生。我为梁山伯、祝英台凄婉的爱情故事感动,却不理解他们的化蝶。可化的太多,鸟、蜻蜓,都比蝶美好。把爱情寄托在蝶的翩跹上,如此的花朵注定结不下种子。前些年大街小巷传唱《两只蝴蝶》,似乎到处蝴蝶乱蹿,我的心激奋,小翠是花蝴蝶吗?她怎么就无花朵可栖?“又出幺蛾子了。”这样的话还时常听到。幺蛾子是什么,是蝶是蛾。但这蛾已不是自然界的蛾,它或许是一闪念,或者是坐定了的坏主意。幺蛾子怎么出的?有茧、有蛹,而茧蛹之前,它已贮存了一肚子坏水。

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。人上一百,什么样人不缺。偶尔出个幺蛾子,也正常。可怕的是幺蛾子也翩翩飞,引得追逐,难免会出现又一个小翠。与蝴蝶有一比的是蜜蜂,小时就记下了:“不学蝴蝶绕花舞,要学蜜蜂采蜜忙”。大自然有许多密码,也有许多启示,解开、受用,都要实实在在的用心。

蝴蝶、蜜蜂皆恋花,而结果又是那么的不同。有一年,我去山中,见蝴蝶聚集,成团的甚是壮观,待走近了,才发现它们在一动物的尸体上吸吮。蝴蝶也酗血?我由衷的恶心,尽管知道它们是在摄取微量元素,但美丽驻扎在死亡上,还是让我嗟叹不已。风起时蝴蝶不飞,人近时蝴蝶不动,蝴蝶彻底改变了恋花的本性。此时它们不是蝶,而是一匹匹凶残的动物。动物凶猛,再美丽也有武装的牙齿。

我看到蝴蝶翩翩飞,我看到夜蛾撞灯光,我看到幺蛾子花枝招展,我还看到了一尾青色,蔫灭了自己的声音。

 
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