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万火急 器官转运遭遇堵车 多方携手 生命通道得以畅通
凌晨出击逮“老赖” 法律权威不容小觑
图说
六旬阿姨身染“怪疾” 多学科诊疗药到病除
下一篇4 2019年2月1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十万火急 器官转运遭遇堵车 多方携手 生命通道得以畅通

□ 方萍 朱伟华 记者 马冰璐
 

器官转运车辆搭载着生命礼物从宁国出发,远在合肥的3位终末期器官衰竭患者正在等待接受器官移植手术。时间就是生命,可车辆却堵在马鞍山林头收费站,难以前行……紧急时刻,在交警等部门的协调、帮助和过往车辆的配合下,1月31日中午12:24,器官转运车辆顺利到达中国科大附一院(安徽省立医院)。 十万火急:器官转运车辆遭遇大堵车

1月31日零点,安徽省宁国市人民医院里,一名44岁的男子,因突发脑干出血救治无效后去世,家属尊重逝者生前意愿,捐献其肝脏一枚、肾脏一对、角膜一对。

远在合肥的中国科大附一院(安徽省立医院),三位终末期器官衰竭患者正在等待接受器官移植手术。上午10:42,时值春运期间,高速车辆激增,再加上前一晚的大雪,器官转运车辆(皖A13888)被堵在马鞍山林头收费站,难以前行。

搭载着生命希望,飞驰在省道上的皖A13888车内,中国科大附一院(安徽省立医院)的三位医生一直密切关注着路况,因为他们深知,对器官捐献和器官移植工作来说,时间就是生命!肾移植科李势辉医生告诉记者,医院肝脏和肾脏移植团队1月30日早上5点就已经开始进行一例器官获取及移植工作,当天晚上得到信息后,再次出发奔赴宁国,连夜开展了器官获取手术。

与此同时,整个医院,包括器官捐献协调员、器官获取、器官移植团队以及后勤保障团队在内,有几十人在为器官捐献和移植工作连续奋战,不眠不休。

最终,在交警等部门的协调、帮助和过往车辆的配合下,中午12:24,器官转运车辆顺利到达中国科大附一院(安徽省立医院)。随后,医护人员开始对器官进行冰冻病理检测,评估器官能否用于移植。

遗憾:因时间过长最终放弃使用肝脏

受制于现在的医学技术,人体器官移植有严格的可耐受最大缺血时间,这便为器官转运设置了时间上限。据医务人员介绍,器官离体后,肾脏耐受冷缺血时间上限约为24小时,肺脏耐受冷缺血时间上限约为8~12小时,心脏耐受冷缺血时间上限约为6~8小时,是最为苛刻的。即使在可耐受的时间范围内,缺血时间越长,器官的质量及器官接受者的预计术后效果越差。因为血液停止运动,生命从机体慢慢消失的同时,器官也在一点点发生着不可逆的损伤。越早让这些器官进入受体,移植效果就会越好。

遗憾的是,由于从获取到送到中国科大附一院(安徽省立医院)已经超过10小时,对于受体而言移植风险大于获益,医院器官移植团队反复讨论,决定放弃使用捐献者的肝脏。捐献者的双肾经过修肾处理后,将为两位终末期肾病患者带来生的希望,截至记者发稿,肾移植手术仍在进行中。

据了解,中国科大附一院(安徽省立医院)仅今年第一个月,就已经完成器官捐献12例,各类器官移植手术50余例,2018年全年器官捐献和器官移植手术量位居安徽首位。

与生命赛跑时间轴:

10:42

器官转运车辆(皖A13888)堵在马鞍山林头收费站,难以前行。经过联系协调,巢湖警方与获取小组联系,警车出发去接器官转运车辆。

10:56

由合巢芜高速交警接力引领器官转运车辆向合肥方向前进。

11:15

在合巢芜高速交警车辆引导下,器官转运车辆驶入105省道,到达合肥市区大约还需要一个半小时。

12:07

器官转运车辆在巢湖交警、合巢芜高速路政大队的联合护送下赶往合肥,接着由合肥交警高速二大队护送,然后由高架桥大队直接护送至中国科大附一院(安徽省立医院)。救援路线是从肥东上绕城高速到包河大道下高速,再上马鞍山路高架桥从小东门下。

12:24

器官转运车辆到达医院,相关术前准备开始进行。

 
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