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红灯笼是熟透的果实
印象来安 文思来安
犹记廊桥临川渡
冬日“鱼”趣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2021年1月14日 放大 缩小 默认        
上一期
返回版面 版面导航

犹记廊桥临川渡

■ 陶斯宇
 

“有往事的人爱生命,对时光流逝无比痛惜,因而怀着一种特别的爱意,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,珍藏在心灵的谷仓里。” 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相识,一见如故

好像是五岁那年,父亲带我回老家的那个夏天,我见到了那个姑娘——一个有着星星般眼睛的姑娘。我不曾得知她的名字、她的住址,幸运的是,每当漫步在湖边廊桥时,我总能看到那个永远孤单着的背影。

那一次,我悄悄地踩着“猫步”,来到她的身后,拽了拽她扎起的麻花小辫。而她对于我这个年幼的陌生人冒犯的举动并没有生气,只是对着我很温柔地笑了笑。她的眼睛不大,却透着难以隐匿的光泽,或许还有一丝我读不懂的东西。时过多年,曾经发誓要永远铭记的面容,也早已不复存在,当年的承诺也不再是至死不渝。可能后来发生的事太多了,我也只能记住这双眸子了。

相伴,三周之忆

父母忙着给祖父母上坟,空闲时间就和街坊邻居唠唠嗑儿,收拾收拾老家。我呢,就有了充分的时间,和那个温柔的姑娘“谈情说爱”。

吃过午饭,我迫不及待地往廊桥跑去,迫不及待地窝进那暖暖的怀抱里。那姑娘依旧坐在那儿,依旧温柔地搂过我,依旧沉默地望着远方。我们就那样静静地坐着,破天荒的,五岁的我没有哭闹,可能是我真的很贪恋那不同于父母的温柔的怀抱。每当我的眼神撞进她那耀眼的眼眸中时,我总能感觉到满满的柔情,还有莫名的安心。三周无言的陪伴,却让我,有了努力去铭记一生的理由。

相离,铭记一生

“可能要回家了吧……”我静静地看着那个姑娘,在心里默默地说,“以后还能见到吗……”许是不想打破这份宁静,临走前,我选择了沉默。

终于,她好像提前知道了什么似的,抚着我的脸,温柔地看着我。她的眼神依旧是那样温暖,那样柔软,可又好像不同于以往,好像还多了一份哀伤,又好像,是努力透过我看着别的东西。她很小声地开口:“可不可以让我,带她,和你一起走。”她那浓浓的哀伤让我不知该说什么,或许是不敢吧。我只能有些笨拙地回抱住她,学着她抚着我的样子,轻轻抚着她的背脊,度过最后一个下午。依稀记得,我的衣服,好像湿了。

十年后,我重返廊桥,依旧是曾经的模样,却再也没能找到那个温柔的姑娘。我四处询问,终于,找到了答案。一个老妇人说:“那女娃子,很早就死了父母,养活自己,还得养活妹妹……”

温柔的姑娘,你过得好吗?

犹记廊桥临川渡,道岁月难留,忆时光,知否?

 
3上一篇  下一篇4  
 
   
   
   
地址:中国·安徽省合肥市永红路10号 皖ICP备05005201
所有内容为安徽市场星报社版权所有.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或镜像
Copyright® 2007-2013 安徽市场星报社网络部 All Rights Reserved(最佳分辨率1024×768)
广告垂询电话:0551-65223769 新闻热线:0551-62620110 网络部:0551-65223771 发行部电话:0551-62813115
关闭